天博体育网址_登陆天博体育官方网站_天博体育投注网址!

爱在西理工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在西理工 >> 正文

同老师在一起的日子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4-21 10:40  

我是在出差的途中得知老师病危住院消息的,由于两年来我一直关心老师的病情发展,所以深知老师此去凶多吉少。为此,我拜托老师身边的人:如果老师去了,请替我为老师献上一束鲜花,以表达学生二十多年的师生之情。

老师还是去了。在八宝山告别老师的那天,我又要出差,所以我提前一天赶到北京印刷学院,与在学院读书的女儿一同去老师家中吊唁。灵堂设在老师家的小客厅里,简单且庄重,在鲜花中安放着老师生前的照片。站在遗像前,我凝视着老师,觉得老师并没有走,她正看着我,要同我一起谈论印刷新技术、分析样品的工艺流程……二十多年来同老师相处在一起的情景历历在目,一切都仿佛就在昨天。看着老师坐过的沙发,看着老师使用过的电话,可以想象老师以前就是坐在那里写作,就是用那部电话同我们交谈……

一切都成为过去,一切都成为追忆。我默默地向老师说:老师,您走好,放心吧!您未尽的事业还有我们。

我在 1975 年考入了当时的陕西机械学院(天博体育网址前身)印刷机械系。当时老师正值中年,精力充沛,主教我们的印刷原理及工艺课程。那时文化革命刚刚结束,百废待兴。由于我们的专业是当时国内高校中唯一的印刷专业,没有现成的教材,所以编写教材是当时教师们的主要任务之一。为编写《印刷原理及工艺》教材,冯老师几乎跑遍了北京、上海和西安的各大印刷厂;了解不同印刷方式的原理、工艺流程、设备结构等等。一本专业教材就这样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从基本到特殊,这其中要花费老师多少心血,付出多么巨大的劳动啊!况且当时的一切都是无偿的,全是奉献。就这样,凭借着知识分子的热情、良知和事业心,老师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巨大的精神和物质财富。时至今日,老师那时所编写的《印刷原理及工艺》仍是当前各印刷院校正在使用的、不同版本的同类教材的主要来源,可以说,老师是我国印刷院校中印刷原理及工艺这门课程的创建者,她为我国的印刷教育作出了不可替代的巨大的贡献。

老师从事印刷教育事业近 30 年,开设了 8门印刷专业课程,建立的“印刷工艺教学体系”曾获得北京市优秀教学成果二等奖,主讲的印刷原理及工艺课被评为新闻出版署直属高校唯一的一门优秀课。老师对学生思想、学习、专业都非常关心,受到学生的敬仰与爱戴,成为青年教师的楷模。出版论著、译著和教材 12 种,发表论文 30 余篇,编著的《印刷概论》《印刷原理及工艺》等重印多次,至今沿用。主持的“纸张印刷适性的研究”等多项研究成果,通过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鉴定。老师是一名出色的“双师型”教师,经常深入印刷企业一线,帮助解决企业实际问题,曾多次被评为国家新闻出版署高等学校优秀教师。1994 年,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1 年,荣获第六届“毕昇印刷技术奖”。

老师的一生是学习的一生、追求的一生,是刻苦钻研、不断创新的一生。老师对国内外印刷行业中的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非常重视,这也是我能和老师经常接触的原因之一。我是从 1986 年开始从事不干胶标签印刷这一特殊行业的。由于不干胶标签印刷的特殊性和多样性,当时国内外印刷院校中没有这方面的教材和课程。但是社会上对不干胶标签印刷的需求越来越大,国内印刷行业对不干胶标签印刷的知识、人才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老师从职业的敏感上觉察到不干胶标签印刷在国内必然会得到大的发展。为此,老师关心我的工作,多次鼓励我:要深入实践、善于总结、努力钻研,把国外的新技术在国内普及推广,为印刷事业作贡献。

在老师的安排下,我曾在 1997、1998 年两次到北京印刷学院为大四的学生作不干胶标签印刷方面的讲座,交流、汇报国内外最新技术,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现在,在我的工作中(为印刷厂提供技术服务),经常能遇到当年听过我讲座的学生,如今他们都在不干胶标签印刷行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正如老师所期待的那样,这些学生正在普及推广不干胶标签印刷,正在为印刷行业作贡献。我想,老师知道这些一定会感到高兴与欣慰的。

我最后一次看望老师是在去年的 10 月,我知道老师平生最感兴趣的不是物质上的东西,而是最新的印刷技术方面的知识,为此,我特意带上了精心收集的国内外高水平的不干胶标签样本,要向老师汇报国内外不干胶标签印刷方面新的进展。

见到老师后,发现她又瘦了。化疗使她的头发几乎掉光,人也好象小了一圈,可是精神尚好。见到我来了,老师非常高兴,执意要给我倒茶,我说我最多呆 30 分钟,不能影响您休息,老师却说多长时间都没关系。在交谈中,老师几乎忘记了自己是病人,她边喝中药,边听我讲述国内外印刷方面的见闻,同我一起分析印刷样品的工艺流程。当时的情景真象我们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西安……为了老师的健康,我在老师家中仅仅呆了 40 分钟,临别前,我把最漂亮、最有代表性的标签样品留给了老师做纪念。

但是,一别成永远。老师去了!老师留下的是一代知识分子的优良学风和我们这些倾听过老师教导的学生们的永远的回忆。安息吧,老师!您太累了,该休息了。请您放心,我们会向您所期望的那样:学习、努力、奋斗!

作者:校友 傅强

源自《今日印刷》2002 年 02 期

链接:

冯瑞乾,教授,印刷技术专家,北京印刷学院原印刷技术系副主任,因病于 2001 年 11 月3 日在京去世,终年 61 岁。冯瑞乾同志原籍山西 赵 城 ,1940 年 12 月 12 日 生 于 陕 西 西 安 。1960 年 至 1966 年 在 西 北 大 学 化 学 系 学 习 ,1967 年至 1968 年在西北大学工作,1968 年至1969 年在辽宁锦州石油六厂化验科任技术员,1969 年至 1972 年在西安微电子厂工艺科任技术员,1972 年至 1984 年在陕西机械学院印刷机械系任教,1984 年起在北京印刷学院工作,1994 年晋升为教授,2000 年被聘为北京印刷学院首批学科带头人。

上一条:过年的意义

下一条:岁月如歌

关闭